Features >自然原生设计生活 Border 1 Border 1

自然原生设计生活

Published in:2019-01-21 05:21:10

有些人天生停不下来,布迪·普拉多诺就是。最近,他参加了英国的伦敦设计节,然后又去了印尼万隆的优简瓦拉万隆酒店(U Janevalla,又名“舞蹈酒店”)的开业派对——这是他设计的一个四星级酒店。在印尼Dompu的偏远岛屿松巴哇岛休息了一周后,普拉多诺前往新加坡的“创意生活”展会发表演讲,接着绕道去了贾雅的首届宾达罗设计街区节。他曾在雅加达的工作室里埋头设计他的喷气式飞机——毫无疑问,普拉多诺在飞机上投入了大量时间。他也能轻松驾驶着宝马530,四处驰骋。如果他感觉精力特别充沛,就会用骑上他的Spedagi竹制自行车穿行于印尼的大街小巷。

 

普拉多诺的父亲是一位经济学教授,母亲经营着一所芭蕾舞学校。他最初想成为一名艺术家,虽然他没有进入艺术学校,但这位在沙拉笛加土生土长的少年最终主攻了建筑学,并从日惹杜塔瓦卡纳基督教大学顺利毕业。“我父亲总是鼓励我尽可能亲近自然,”普拉多诺回忆说,“他带着我在灌木丛、森林、河流和山间散步和骑马;我还经常去妈妈的芭蕾舞室。现在,每当我听到古典音乐,它总能帮助我精进我的设计创作。

 

普拉多诺毕业后首先在悉尼的贝弗利加利克协会工作;加利克是2002年普利兹克奖得主格伦·马库特(Glenn Murcutt)的弟子,他经营着一家工作室,在那里这位初出茅庐的建筑师掌握了从制图到建模的一切工序。1999年他回到印尼成立布迪普拉多诺建筑师事务所,并立即与作为项目建筑师的隈研吾合作完成一项独特的工作:为位于北京远郊的“长城脚下的公社”设计一座房子。普拉多诺表示:“这个项目对于隈研吾工作室很特别,因为这是他建造的第一个国外项目。我有幸学习了其他亚洲建筑师在此处的设计作品,包括张智强、坂茂和严迅奇。”

 

普拉多诺在鹿特丹贝尔拉格学院MVRDV事务所韦尼·马斯(Winy Maas)的指导下完成研究生学习后,加入了一个以研究为主的设计工作室,研究建筑与城市环境及建筑周边环境的关系。“对于位置和材料的敏感性不是在课堂上可以学到的,”普拉多诺认为,“你必须感受它——体验它。我曾亲身体验过弗洛勒斯岛上恩加达人的生活,并当地人并肩睡觉,不是睡在床上,而是睡在竹地板上,伴随着清风进入梦乡。第二天,我知道了他们如何烹煮叶子或根茎来获取身体上的涂料。这种敏感性对于我们的意识和身体很重要,它并非来自缜密的计算。” 

 

普拉多诺的父亲在苏哈托总统(已故的印尼总统)执政期间是一名民主自由战士,他从小随着父亲长大,坚信建筑可以影响社会变革。他以前曾与其他建筑师参与过灾后重建。在上两届威尼斯双年展上,普拉多诺和其他印尼建筑师对加强边境管制及对进入欧盟国家难民所带来的影响进行了探索。他指出:“对于中东人口外流以及欧盟对寻求庇护者左右摇摆的法规,我们认为建筑师应该切实考虑社会和政治条件,而不是只关心有钱的中产客户。  

 

近年来,普拉多诺完成的更加个性化的项目之一是他父母的养老院,坐落在北部三宝垄和南部日惹之间爪哇岛的中部,海拔高达2,000米的默巴布火山山脊在历史上曾是荷兰传教士和放牛人的家园。普拉多诺仿照沙拉笛加附近遥远的华尔兹山峰设计了一个农家院,内部宽阔的空间足够海外归来的子孙们共享。“从平面图上看,餐厅居于家的中心,”普拉多诺设解释说,“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们家的各种活动总是围绕着餐桌展开,它充当着信息传播器的角色,是一个交流创意、谈论国际政治或谈论村中趣闻的‘工具’,也是一个分享故事、一起吃饭、学习和会面的场所。房子里的其他规划都从餐厅开始直线铺陈。” 

 

此外,普拉多诺在雅加达设计的Rumah Miring与周围环境呈现倾斜的角度,它是面向艺术品经销商和收藏家们的经典住宅,其内部效仿当代美术馆的迷你空间。这种形式源自现代印尼的三层中心柱类型学,屋顶有20度斜坡,金属框架覆盖着玻璃外层。“这座房子的设计是关键,”普拉多诺坦言,“这种明显的倾斜感并不仅仅是为了标新立异,而是赋予人们一种全新的空间体验。如果您在一楼吃饭,或者坐在储藏室旁边的椅子上,您会感觉天花板很高挑,它让人想起荷兰人设计的雅加达古城。我希望尽可能地模糊房子的物理边界,您会发现,除了游泳池的围墙和与邻居们共用的界墙之外,四周毫无局限。”

 

年近50岁的普拉多诺正在思考如何规划未来的方向。他说道:“我需要开阔视野,带给我们的社会更多的新观念。去年十月,我是宾达罗设计街区活动的创始人和执行制作人之一,这是一个以社区为基础的运动,鼓励建筑师、产品设计师、室内设计师和平面设计师创办他们的工作室并创造现代雕塑装置。雅加达郊区附近共有74名设计师参加了43个场馆。4,500张票全部售罄,看到人们四处参观,互相了解,这真是太棒了!”